顾虞姉^温曜

『白日梦的乌托邦』
⚠Oc相关图禁止转载
我是温曜.也是乌托邦下的Alirinni
圈多而杂.cp向博爱党.
半次元:@温曜_
Weibo:顾虞姉_日星隐曜

是前几天突然冒出的构思

每个人在出生后总会携带不同的一个小香囊

而在其中有着一个属于映射自己性格的小睡袋

有跟糖果甜蜜的 纯粹单纯清澈的 也有闪耀的金黄色

而那个孩子从未像谁提起属于自己的颜色。不过只是一摊恶臭的黑水  如果摇一摇可能还能看见里面蕴含的星空 不过那个在长大后就不再见了

那个孩子一直小心翼翼保护着 不愿意将它流露出任何一部分 因为曾经只是滴落一俩滴  那股恶臭立刻她的朋友都后退了

(……)其实好多记不清怎么想的了

就记着结局 无意做错事连累了别人后 突然发现其实并非自己一个人

当那一个个小香囊掉在地上 在那水中浮现了是最纯粹的星空

那是他在死去最后看见的真实。

#白日梦的乌托邦#
Alirinni相关节选

“你听说过“蓝色的向日葵”吗?”

“传说每逢七月二八号的时候.西区的湖边草地上都会遍地盛开着蓝色向日葵哦!而且是一瞬间发芽生长并且绽开的。”

“可是没有一个人能靠近。”

“据说那是由一位手握两米镰刀的少女守护着。”

“有人说着那少女一定是失去了什么吧。”

“为什么这么说呢?”

“因为听说有人看见.她总是会生起小火堆就静静坐在旁边.一点一点往火堆里抛掷着什么。像是要抛弃什么。要燃烧什么一样。”

“可是从始至终没有人知道她究竟在祭祀着誰”

人们只是对传说的“蓝色向日葵”好奇罢了。想看那每年仅有一次的盛宴.少女将会轻盈的在花田中起舞.那镰刀化作了碎片.漂浮在她的身旁.收割着那些蓝色的生命.而那火焰.那水流也仿佛有了生命一般.像是希望为这场表演填上了一笔.它们也一同无情的夺走了那些向日葵的生命。

燃烧着.抨击着.

从空气中弥漫让人流泪的气息.垂头丧气的花杆在低鸣哭泣.无可奈何的花瓣随风飘荡.它们挣扎着.先是有一两片落在了少女的脸颊上.帽子上.裙摆上.脚踝上。

它们包围了她。最后引火自焚了这一切。

可是无知的人们又从何知道.那把镰刀可是这个世界曾经裁定者的象征呢。

不.说是裁定者更不如说是死神吧.毁灭着.创造着.而她也背负起创造这一切的代价。

无法死去.一无所有.凝视着深渊.

最难的是毫无保留的重新开始。

#9.5卡米尔生贺#
#喜劳推荐#
#森林异兽pa#

『どうして君は人に 嘘をついても平気そうなの /为什么你对人撒了谎 还能泰然自若的呢』

『きっと小さな小さな嘘が 嘘の形を変えてしまった /一定是那微不足道的小小谎言 将谎言的形态扭曲改变了』

『どうして君は笑顔 誰に構わず見せてしまうの /为什么你会把你的笑容 不分亲疏厚薄的展现给别人呢』

『きっと難攻不落の壁の 向こう側では鬱が覗いた /在那坚不可摧的墙壁背后 不知名的忧郁一定在窥视着』

『これは誰の歌なの 刹那る森の診療所 /这是谁的歌呢 迫切的森林中的诊疗所』

『診せてごらん 診せてごらん 本当の君を /让我诊察吧 让我欣赏吧 将那真正的你』

『うたかたの夢も 欲望の翼も /虚幻如泡沫般的梦也好 欲望所构成的羽翼也罢』

『全ては刹那 無常の世界 /全都是那一刹那 世事无常的世界』

卡米尔:温曜(我)
Phx:小林
妆面:琅宣
排版:荀慧
协力:我最爱的姐姐(!)
人设:千涔老师 @千涔饼🍒

出了蛮多意外的一次.还是带伤在冒雨拍完然后出太阳了
是和小林和姐姐在暑假最后的拍片.大家都辛苦啦.算是一边玩一边拍的随心.还第一次参加了卡团的录制(超傻!)等雨停的时候就在跟小林一起尝试.
有部分bug请多多见谅(是我太蹦了.把搞好的鞋带子弄掉了)
最后“没有黑丝掩盖我腿粗的日子没法过啊!!”

#云宿舍pa#

#记录No.01#

#乔伊视角#

酷暑难耐.阳光从树叶的缝隙投影下来.大地就像蒸笼一般.蒸煮着行走上面的人群.如果把自己比作史莱姆.我觉得我还没有杀掉勇者就已经在路途中变成一趟绿色的液体了。

早知道应该让搬家公司直接载我一程的.

“喵——喵——喵”

“嗯?”是谁的短信吗?完全不顾周围的安全系数.淡然单手脱离手把抽出了挂在裤带上摇摇欲坠的手机一划

“摩西摩西?”

“流汐吗?怎么了”

“嗯.好嘞!!!”话落迅速更改了手机导航的目的地。紧急扣下了刹车.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了尖利的悲鸣.掉头用力蹬起脚踏板继续向前行驶

“喵——呼噜噜”身后的背包抖动了几下.从缝隙里冒出了一团黑色毛球.看样子就是声音的主人了.竖起一对小耳朵.悠闲地眯着眼睛好似撒娇一般叫唤着

“呼噜呼噜.醒了吗?鸦娅”

“再等一下.我们先去接一个糊涂蛋”像是自言自语一般.对着自家猫咪调侃着似乎是电话那头的主人.似乎已经看见了什么.空出手撸了把背上的猫咪。吹了声口哨加快了速度.

“喂——!迷途的小羊.我开着我心爱的“宝马”来接你了”

“所以你的宝马是自行车?”面前的紫发少年无奈的质疑着

“对√”

“所以这位大爷 后座你请。”

“咱们速度的前往新的狗窝好吧”

画手:羽哲

姓名:池脇千鹤
性别:男
年龄:26(千年老妖怪(被殴打)
生日/星座: 据说是忘了
身高/体重:  189/保密
肤色/发色/瞳色:白肌/灰白渐变/琥珀金
血统: 狐狸
种族/职业: 妖怪/漂流者
武器/坐骑: (#未知#)因为每次战斗似乎都不同
能力/属性:已知有火和瞬移.更多下次补充

性格/爱好:自信高傲.不愿意被框架束缚.对新事物的接受程度极高.喜欢烟酒.对另一个世界的大正风服饰以及瓷器极其感兴趣.似乎还有女装的兴趣(其实是纯粹喜欢美丽的东西).为了目的不择手段.对于敌人下手绝不手软.也不留任何脱逃可能性的抹杀.对于其余帮派势力是极其轻佻的态度.(因为本身自己有把握)

个人简介:既没有许愿也没有依赖谁的池脇大人闪亮登场!游走各个区域.融入人群尽情享受狐生的存在.

似乎对于matt夺走能力的事件毫不在意.更多让人感觉在密谋什么.总喜欢抨击他一下.似乎这点被某人讨厌了.

是约稿。
已打水印 不准用。
是自家世界观下的delia和mattesde

哪怕我没脱单我也要写写世界观的孩子

#垃圾文笔就是我#

曼特斯德是在沙发后面的玩偶堆里发现迪莉娅的。

她正闭着眼睛抱着泰迪熊缩成一团.身下还压着一个“神情扭曲”的大猫猫。没有想到的是她居然穿着昨天刚刚新定做的裙子就这样子睡了。原本精致的小星星挂件看样子已经被主人的睡相折腾的精疲力尽,干脆一个个掉落下来。

不过看着这个样子一时半会应该不会醒了。

他只能先把掉落的挂件整理好。轻笑着无奈地抬手拨开将迪莉娅团团包围的玩偶,再从中小心翼翼抱起这位小主人。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,怀里的人发出了一些意味不明的咕哝声,更加抱紧了怀里的泰迪熊公仔.睫毛微微的抖动,眼睛却迟迟不愿睁开。

『已经快中午了哦,小姐。』

曼特斯德明显是注意到了这个动静.不过只是声调悠悠的提醒着怀里的人.对方似乎还不满足试图挪动几下,眯着眼半侧脸埋进了曼特斯德怀里。

『我久违的做梦了。』少女含糊的咕哝着。

『嗯…梦见了什么了吗?』少年更加抱紧了怀中的少女,向后退了几步坐在了沙发上。

『我梦见了你不在了.Mon又消失了.萨拉和狸猫仔(①)满身是血倒在废墟里…在我面前的……是跟Mon很像的一个女人.』

『她让我用掉最后一次许愿机会(②).回到过去.』

『我用了……所以』少女似乎不准备继续说下去的一下子沉默住了

『没事哦.你已经回来了不是吗?』少年用着已经都过去了的温柔口吻安抚道。

『梦里的也许是真的.但是我已经听到你的诉求啦.接下来就一定不会让它成真的。』

『我向你约定.我的魔女小姐。』

之前停止的风在那一瞬间突然重新舞动了起来.阳光一缕缕穿过了缝隙.最终堆积着.披在了两个人的身上.迪莉娅好像看见了曼特斯德脸上的表情.又好像什么都没看见.更多看见的是他们背后落地窗外的草坪上永不凋零的鲜花.太阳划开了阴霾.将光芒播撒在其上.总有一种将夜晚星星作为白昼使者倾倒下来了一样的感觉。接着传进耳中的便是鸟儿的鸣叫.似乎在庆祝着什么。

『那么让我们先开始今天的正题吧×』

迪莉娅只感觉到了曼特斯德呼吸的气息拂过了头顶.最后他轻吻了下自己的额头.眼底满是爱意.不同于本人喜爱的咖啡那般.而是似乎打算把自身一切甜蜜都送给她的爱意。

『七夕快乐.我依然爱你.』少年笑着.变出了一朵白玫瑰献给了少女。

那是比甜品玩偶都要更加珍贵的事物.对于迪莉娅来说.在拿稳花的一瞬间.微微起身侧过去捧住了对方的脸.亲吻了上去.

泰迪熊一下子失去了主人的拥抱而掉落了下去.还好最后被曼特斯德稳稳的抓住了.连同迪莉娅一起。

^
我真的没有很喜欢你.只是你就住在心里。③

我也爱着你啊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注解

『①狸猫仔.是迪莉娅对池脇千鶴的称呼』

『②最后一次许愿机会.是迪莉娅作为被选中者有三个愿望机会』

『③是普希金的诗句。不过我把 很想你 改成 喜欢了』

姓名:Delia(迪莉娅)
性别:女
年龄:16
生日/星座:  12.25双鱼
身高/体重:  165 46kg
肤色/发色/瞳色:白肌(病态).深棕.祖母绿
血统/血型: 人类/B
身份/国籍:星空魔女/wonderland中心
种族/职业: 人类/占星师
阵营/组织: 混沌邪恶(?) 教会
武器/坐骑: 魔杖/独角兽
能力/属性
:①拟态能力.星群.例如可以拟态出星星✨样子的物体攻击人.重量就相当本体的陨石 是与Alirinni相符的依靠想象力的拟态攻击(OS.在mattesde不在的时候.为了移动.也会趴在拟态星星上漂浮走.)
②预知 支付一定代价可以探知未来 有传言甚至帮所谓的顾客改变了未来

性格/爱好:与母亲(Alirinni)相似的性格爱好(喜欢甜品玩偶.热衷作弄人).但是更多是一种这个年龄女孩该有的稚气.以及我行我素并不会太过在意他人的评价.极度依赖着mattesde.自理能力负数.有几分厌世.在挑选顾客上非常严格.

个人简介:是Alirinni真真切切拥有血缘的继承人.不过有传言只是“碎片再生”的克隆人罢了.被称作“星空魔女”的同时也有“渴望被爱的无感魔女”的称号之说.体质极差.双腿无力.触感全无.似乎就是她作为被选中者许下愿望的代价.似乎并不承认现在的Alirinni。

(图片是至今为止一系列约稿还有互动)

姓名:mattesde(曼特斯德)
性别:男
年龄:21(表面)『因为外貌与年长的千鹤相似』
生日:  9.8
身高/体重:  178 54kg
肤色/发色/瞳色:白肌.奶白.琥珀金
血统/血型: 人类/A
身份/国籍:半成品/wonderland中心
种族/职业: 人造人/花店店主
阵营/组织:中立善良(?)教会
能力/属性:①『自然系』控制植物和生成植物
可用于攻击或束缚(可切断。因为生活一直很平和的.所以战斗方面极少.主要深入研究用在了自家花店的商品上『永不凋零的美丽』

性格/爱好:烂好人(?)的典型人物.温柔且善解人意.可以说甚至没有人见过他脾气的样子.干什么都很认真.有着自己的明确价值观.喜欢插花还有在阳台阅读书籍.喝花茶.最喜欢是咖啡.与delia相当的更加喜欢苦涩的东西.
『OS.不对人发脾气不如说是曾经作为试验品的他没有经历过.』

个人简介:作为Delia的侍者.之前的人生便是研究所的试验品之一.在一次铲除活动中被教会带走.似乎是失败品一样.无法方便颜色.体质相对柔弱(现在好多了).与千鹤的关系非常糟糕混乱.本是其的克隆人虽然实验被打断还是且夺走了千鹤的能力之一.

未完成设定
萨拉.妖怪体

当我把衣装构思设计出来的时候当时因为身份和背景争吵了很久
画手大部分为笋干 花纹感谢待改
除了最开始画风明显不同的是我的初稿

慢慢完工中